admin
作者热门文章
系列专题报道|癌中之王——胰腺癌
2020-04-03
胰腺癌(pancreatic cancer)是常见的消化道恶性肿瘤之一,因其早期缺乏特异性症状,确诊时大多处于晚期,且至今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法,从而具有较高的死亡率,被称为“癌中之王”。

BioArt汇总了胰腺癌研究的最近进展,点击图片即可查看微信推文原文

1,Cell | “癌王”胰腺癌的强侵袭能力从何处来?
2019年5月30日,来自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的 David T. Ting团队通过使用一系列单细胞技术和高通量电子影像技术,对CAFs如何影响PDAC瘤内结构塑造进行了探索。该成果以Stromal Microenvironment Shapes the Intratumoral Architecture of Pancreatic Cancer 为题发表在了Cell 上。本研究的重要意义在于,证明了大量CAFs的浸润能够通过释放TGF-β1,激活肿瘤细胞内MAPK和STAT3双信号通路,诱导肿瘤细胞发生EMT和PRO的转变,从而具有更强的侵袭和增殖能力。更重要的是,通过定义瘤内不同单细胞特性,对瘤内腺体进行分类,从而清晰阐述了胰腺癌肿瘤内部结构组成,为揭示和研究肿瘤异质性提供了证据。

2,NCB | 雷群英团队报道支链氨基酸代谢重塑在胰腺导管腺癌早期发生中的重要作用和分子机制
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雷群英课题组在Nature Cell Biology杂志上发表了文章BCAT2-mediated BCAA catabolism iscritical for development of pancreatic ductal adenocarcinoma,首次揭示了癌基因Kras突变驱动的BCAA-BCAT2(支链氨基酸-支链氨基酸转氨酶2)代谢轴在PDAC早期发生中的重要作用和分子机制,以及靶向抑制BCAT2或饮食中BCAA限制如何减缓PDAC的进展。在这项研究中,雷群英课题组通过多种研究手段在细胞水平、组织特异性小鼠模型和临床样品水平发现KRAS突变导致的支链氨基酸代谢重塑促进胰腺癌的发展,尤其在早期发生中的关键作用。进一步通过筛选和深入研究阐明了其内在的分子机制。最后,利用PDAC小鼠模型研究了低BCAA饮食或Bcat2抑制剂潜在的临床相关性。

3,Nat Cell Biol | 刘默芳团队揭示PIWI家族蛋白促进胰腺癌转移的机制
2020年3月16日,中国科学院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刘默芳研究组在Nature Cell Biology杂志上发表了最新研究成果“piRNA-independent function of PIWIL1 as a co-activator for anaphase promoting complex/cyclosome to drive pancreatic cancer metastasis”,报道PIWIL1蛋白通过作用为APC/C的共激活因子(co-activator)促进胰腺癌转移。该研究发现PIWIL1为APC/C的新co-activator,并揭示了PIWIL1促进胰腺癌转移的分子机制,为胰腺癌诊断治疗提供了新的理论基础和方法策略。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研究工作还同时涉及了PIWI/piRNA领域中3大热点问题,包括PIWI蛋白是否存在不依赖于piRNA的功能?PIWI/piRNA是否具有生殖系以外的体细胞功能?PIWI/piRNA是否具有沉默转座子以外的功能?这些研究发现为PIWI/piRNA研究带来新视角,推进了领域对PIWI蛋白功能的新认识。


4,Cell | 张煜博士等破解癌症之王——胰腺癌“长寿”人群的秘密
2019年8月8日,UT MD Anderson癌症中心(MDACC)Florenica McAllister教授团队在Cell杂志上发表文章Tumor Microbiome Diversity and Composition Influence Pancreatic Cancer Outcomes,部分回答了为什么有些胰腺癌患者能够长期生存。此项研究第一次报道了肿瘤内的细菌菌群可以影响癌症的临床预后;证明了肿瘤内细菌菌群的多样性不仅可以用来预测患者生存期,其菌群的特定成分组成可以特异性地调控肿瘤免疫反应从而影响肿瘤的发展和预后。更重要的是,此研究证实了可以用改变消化道的菌群来改变肿瘤内菌群组成的方法,并且第一次验证了通过移植长生存期PDAC病人粪便微生物改善肿瘤预后的临床前研究。这为未来将干预微生物菌群发展成肿瘤治疗的辅助疗法开辟了可能。

5,Nature | 苏洁博士等发现介导上皮细胞间质化的重要因子
2020年1月8日,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Joan Massagué团队(第一作者为苏洁博士)在Nature杂志上发表文章 TGF-β orchestrates fibrogenic and developmental EMTs via the RAS effector RREB1,发现MAPK通路下游因子,RREB1是和TGF-β一起介导EMT 的关键因子。 RREB1通过招募由TGF-β激活的SMAD转录因子到SNAIL等基因的调控位点,从而介导TGF-β诱导的上皮细胞间质化程式。TGF-β诱导的上皮细胞间质化在多种细胞微环境中具有不同的作用,RREB1在肿瘤发生,肿瘤纤维化和胚胎发育等多个细胞微环境中都起着关键的作用。本研究揭示了RAS效应蛋白RREB1作为TGF-β激活的SMADs转录共因子,将RAS和TGF-β通路连接起来协同参与发育性和成纤维性EMT发生。该研究增加了我们对上皮可塑性的调控及其在发育、纤维化和癌症中病理生理作用的理解。

 
参考文献(按上述顺序)

1,Ligorio M, Sil S, et al. Stromal Microenvironment Shapes the Intratumoral Architecture of Pancreatic Cancer. Cell. 2019 Jun 27;178(1):160-175.e27. doi: 10.1016/j.cell.2019.05.012. Epub 2019 May 30.
2,Li, J., Yin, M., Wang, D. et al. BCAT2-mediated BCAA catabolism is critical for development of pancreatic ductal adenocarcinoma. Nat Cell Biol 22, 167–174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56-019-0455-6
3,Li, F., Yuan, P., Rao, M. et al. piRNA-independent function of PIWIL1 as a co-activator for anaphase promoting complex/cyclosome to drive pancreatic cancer metastasis. Nat Cell Biol 22, 425–438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56-020-0486-z
4,Riquelme E, Zhang Y, et al. Tumor Microbiome Diversity and Composition Influence Pancreatic Cancer Outcomes. Cell. 2019 Aug 8;178(4):795-806.e12. doi: 10.1016/j.cell.2019.07.008.
 
5,Su, J., Morgani, S.M., David, C.J. et al. TGF-β orchestrates fibrogenic and developmental EMTs via the RAS effector RREB1. Nature 577, 566–571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19-1897-5

 

 


参与评论0条
友情链接: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2019 BIO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8041007号
评论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