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作者热门文章
Cell Research | 李劲松/陈子江/汤富酬合作在线发表基于核移植技术体外扩增人类精子的新进展
2019-12-23

责编 | 兮

 

二倍体核型是哺乳动物细胞的主要核型,单倍体细胞仅存在于雌雄生殖细胞发生的特定阶段,而单倍体的生殖细胞由于处在终末分化状态无法在体外实现增殖。2011年剑桥大学【1】和奥地利科学院【2】首次报道利用卵子孤雌激活结合流式分选技术(FACS)建立了哺乳动物(小鼠)孤雌单倍体胚胎干细胞系。2012年中科院生化所李劲松课题组【3】和动物所周琪课题组【4】首次报道建立了小鼠精子来源的AG-haESCs,并发现此类细胞可以支持产生半克隆小鼠,同时定义AG-haESCs为“人造精子”。“人造精子”只具有一套遗传物质,结合CRISPR/Cas9基因编辑工具可以在细胞水平和个体水平进行复杂基因编辑和大规模的基因筛选。此后科学家继续尝试建立灵长类动物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2013年李劲松课题组首次报道建立非人灵长类动物食蟹猴的孤雌单倍体胚胎干细胞系【5】。2016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团队6】和中科院李劲松团队【7】先后报道建立了人类卵子来源的孤雌单倍体胚胎干细胞系。国内外相关研究团队长期一直致力于建立灵长类动物精子来源的孤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但是均未取得成功,而灵长类动物包括人类的精子能否被重编程为孤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也是长期存在的疑问。

 

2019年12月18日,Cell Research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李劲松研究组、山东大学医学院陈子江研究组、北京大学未来基因诊断高精尖创新中心汤富酬研究组共同基于核移植技术体外扩增人类精子的研究:“In vitro expansion of human sperm through nuclear transfer”。该研究通过优化的胚胎构建策略和单倍体胚胎干细胞低氧建系策略首次建立了人类精子来源的孤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系(AG-haESCs),证明了人类精子可以被重编程为孤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并发现人孤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系(hAG-haESC)可以稳定维持父源印记基因的特异性甲基化修饰模式,可以在增殖和分化过程中保持单倍体倍性的稳定,因而可以在大规模基因筛选过程中替代精子作为父源遗传物质以支持人类的着床前早期胚胎发育。


 

为了验证人类精子能否被重编程为人类胚胎干细胞,该研究的团队成员采用了细胞骨架非破坏性的核移植策略构建了人孤雄胚胎,即受精后通过预激活然后去除第二极体(PB2)和前原核(PPN)的方式去除母源遗传物质(图1)。经过传统的胚胎干细胞系(正常氧环境21% O2)建系,发现得到的细胞系全部为二倍体(5/5)。而此前有研究报道低氧培养环境有利于人胚胎干细胞的干性维持和小鼠EpiLC(小鼠表胚层样细胞)

的建立,在该研究中的成员发现5% O2有助于单倍体的维持,基于此,该研究的成员推测低氧环境可能有利于人孤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系的建立。利用新的建系环境成功建立了两株hAG-haESCs,并发现在培养过程和体内体外分化过程中hAG-haESCs的单倍体倍性均保持稳定。

图1:人孤雄单倍体胚胎干细胞系(hAG-haESC)的建系流程


同时,该研究团队通过全基因组DNA甲基化测序(WGBS)和转录组测序(RNA-seq)揭示了hAG-haESCs具有与精子类似的印记基因修饰模式和表达模式,尤其是在对于胚胎发育至关重要的H19-DMR和IG-DMR上保持了严格的父源印记修饰特征,而这一特征在此前建立的小鼠“人造精子”中是不存在的,这暗示了hAG-haESCs支持胚胎发育的能力。进一步,研究人员利用hAG-haESCs代替精子对卵子进行“授精”,结果发现重构的胚胎可以成功发育到囊胚并可建立胚胎干细胞系。结合单细胞转录组测序技术(single-cell RNA-seq)揭示了hAG-haESCs来源的胚胎和精子受精来源的胚胎高度相似(图2)这项研究论证了人类精子可以重编程为单倍体胚胎干细胞,为将来的生命科学和生殖医学研究提供了前瞻性的技术储备。

图2:利用hAG-haESCs代替精子来对卵子进行“授精”
 

 

中国科学院生化与细胞所博士生张晓宇、北京大学未来基因诊断高精尖创新中心博士生郑宇轩、山东大学医学院教授吴克良和教授赵涵为共同第一作者,中国科学院生化与细胞所李劲松研究员、山东大学陈子江院士、北京大学未来基因诊断高精尖创新中心汤富酬教授为共同通讯作者。该研究受到了中国科学院生化与细胞所细胞分析技术平台的大力支持。

 

原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22-019-0265-1

制版人:Blingbling



 

参考文献

 
 

 

1. Leeb, M., and Wutz, A. (2011). Derivation of haploid embryonic stem cells from mouse embryos. Nature 479, 131-134.
2. Elling, U., Taubenschmid, J., Wirnsberger, G., O'Malley, R., Demers, S.P., Vanhaelen, Q., Shukalyuk, A.I., Schmauss, G., Schramek, D., Schnuetgen, F., et al. (2011). Forward and Reverse Genetics through Derivation of Haploid Mouse Embryonic Stem Cells. Cell Stem Cell 9, 563-574.
3. Yang, H., Shi, L.Y., Wang, B.A., Liang, D., Zhong, C.Q., Liu, W., Nie, Y.Z., Liu, J., Zhao, J., Gao, X., et al. (2012). Generation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Mice by Oocyte Injection of Androgenetic Haploid Embryonic Stem Cells. Cell 149, 605-617.
4. Li, W., Shuai, L., Wan, H.F., Dong, M.Z., Wang, M., Sang, L.S., Feng, C.J., Luo, G.Z., Li, T.D., Li, X., et al. (2012). Androgenetic haploid embryonic stem cells produce live transgenic mice. Nature 490, 407-+.
5. Yang, H., Liu, Z., Ma, Y., Zhong, C., Yin, Q., Zhou, C., Shi, L., Cai, Y., Zhao, H., Wang, H., et al. (2013). Generation of haploid embryonic stem cells from Macaca fascicularis monkey parthenotes. Cell Res 23, 1187-1200.
6. Sagi, I., Chia, G., Golan-Lev, T., Peretz, M., Weissbein, U., Sui, L., Sauer, M.V., Yanuka, O., Egli, D., and Benvenisty, N. (2016). Derivation and differentiation of haploid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s. Nature 532, 107-111.
7. Zhong, C., Xie, Z., Yin, Q., Dong, R., Yang, S., Wu, Y., Yang, L., and Li, J. (2016). Parthenogenetic haploid embryonic stem cells efficiently support mouse generation by oocyte injection. Cell Res 26, 131-134.

 

 
参与评论0条
友情链接: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2019 BIO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8041007号
评论
159